“长乐见过原王叔?!崩肭淄跫г鱿?,长乐公主依足礼数上前见礼。

    对此,离亲王姬原就淡淡的挥了挥手,“本王今天前来江州,却有军务在身,待本王处理完军务,再设宴款待长乐侄女?!?br />
    姜不愧是老的辣,离亲王姬原对于长乐公主的来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概不问,直接表明了他自己的来意。

    直接将长乐公主的某些说辞和计划,给闷了回去,压根不给长乐公主任何机会。

    一挥手,就亲随直接亮出了离亲王姬原人魔战场大都督府大都督的旗帜和印玺。

    这旗印出现的刹那,就让已经先期抵达的贺期、苗壁等人,脸色陡地剧变,长乐公主的神情也变得急切起来。

    “北部战区第一军团军团长贺期何在?”离亲王姬原又是先发治人,不众对面镇海军丝毫反应的时间,直接点名道姓的询问。

    贺期犹豫了一下,缓步出列,“末将在!”

    看着出列的贺期,离亲王的姬原的目光陡地变得凌厉无比,“噢,还活着?活着就好?!?br />
    “来人呐,给我拿下!”

    话音落地,立是就有十名道境从离亲王姬原身后冲出,就向了贺期。

    大都督姬原积威之下,一时间贺期竟然不知如何应对,眼看着二十位道境就要扑入镇海军的军阵当中。

    第三大权祭堪陌突然间迎上,“且慢!”

    几乎是同时,以水灵殿殿主海范为首的祖神殿道境们,就站到了第三大权祭堪陌身后吧。

    “大都督,不知贺将军何罪之有,大都督一见面,就要将其拿下?”堪大权祭问道。

    离亲王姬原冷冷的扫了一眼第三大权祭堪陌,“堪大权祭,此乃军务,你无权过问吧?”

    “以前无权过问。但现在,老夫也入籍叶元帅麾下的镇海军,做一老卒!

    如今姬大都督一见面,就要擒拿我镇海军的贺将军,特来一问?!?br />
    离亲王姬原目光一凝,神光大盛,“尔虽为祖神殿第三大权祭,但尔一老卒,有何资格过问本督之军务!”

    “来人呐,给本都督拿人,敢有阻拦者,格杀勿论!”

    “我等领命!”

    这还不算完,离亲王姬原目光看向了天庙众多道境,“诸位抗魔义士,本督怀疑这支军队内混有魔族奸细,若是接下来敢有任何人敢违抗本都督军令,还请诸位义士出手相助,可格杀当??!”

    “大都督有请,焉敢不从!”守坪唱了一声肥诺,一挥手,天庙从四面八方调来的一百二十位大神师,就各自占据要害方位,向着镇海军逼了过去。

    此刻,镇海军过来的道境,不过是九十余人,论道境人数,只有离亲王姬原这边的一半而已。

    这天庙的一百二十余位道境,加上离亲王这边的前前后后八十余位道境一逼过来,形势立马就变得岌岌可危。

    第三大权祭堪陌脸色陡地一变,“大都督,你这是打算一意孤行吗?”

    回答第三大权祭堪陌的,就只有一声冷笑,但是周边围攻过去的道境,却是越逼越近,气息也越提越高。

    “全军都有,准备战斗!”

    古铁旗高昂的命令声,瞬息间就命令先期过来的四十万镇海军行动起来。

    这么长时间的生死磨练,早已经将镇海军练成一支铁军,一支精锐的虎狼之师。

    执行命令,已经成了骨子里的记忆。

    古铁旗的命令一下达,立时就像是一个精密无比的机器一样运转开来。

    大大小小的军阵层层叠叠运转起来,各种等级的弩矢,包括最精锐的丁黑·破天诛龙弩,此刻也齐齐将弩矢对准了那些道境。

    而且,这一声军令之下,行动的,不仅仅是那些普通将士,还有被叶真整编的祖神殿的祭卫跟祭司们。

    这段时间来,任何时候服从军令,已经成了骨子里的烙印。

    军令一下,一个个灵力疯狂运转,就将气息死死的锁定了离自己最近的天庙道境。

    瞬息间,形势紧张到了极致。

    可以说,此时,只要有一个人出手,血战倾刻暴发!

    “哈哈哈哈,很好!”大都督姬原放声大笑起来,“堪大权祭,你们祖神殿祭司竟然跟一支逃军,一支失城罪军搅合到了一起。

    此刻本都督要拿他们问罪,你们祖神殿竟然敢?;に?!怎么,你们这是要叛国吗?”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有识之士,都有一种无比荒谬之感。

    要反叛作乱的人,是你姬原好不好?

    此刻你姬原竟然反咬一口,反咬镇海军要叛国。

    这简直......

    “诸军听令,北海天浪军、北战战区第一军团、镇南军团这三军残部,失城之后,不听军令,四方逃窜。

    此刻归来,若不弃械受审,统统视为叛国!届时,诸军可尽力屠之!”

    下一刹那,山呼海啸一样的应命声响起,“我等谨遵大都督军令!”

    霎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重重叠叠列下军阵的七十万大军,纷纷怒吼起来。

    手里的刀枪剑奴,一致拂向了镇海军的方向。

    此刻,大都督姬原的声音再次响起。

    “尔等三部残军听着,我乃人魔战场大都督府大都督姬原,失城做逃军,皆非尔等之愿。

    此刻放下武器就地弃械,本都督均可以赦免尔等,对尔等的罪行一概不究,只诛首恶!”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这支大军,减少血拼中的伤亡,离亲王姬原当场以他的身份,亲自实施起了这瓦解军心之策。

    说完,离亲王姬原就颇有些期待的看着对面的镇海军。

    一息,两息。

    离亲王姬原眼眸中浮现了一丝意外,竟然还没人弃械。

    三息,五息,七息,离亲王姬原眼眸中就布满了愕然,话音落地这么久,竟然无一人弃械!

    这简直.......不可思议!

    以前平叛,只要他开出这样的许诺,立时就能瓦解对方的军心,令对方的大半士兵立时弃械。

    但这一次,却失算了。

    不过,纵然惊愕意外,姬原神情陡地转冷,就陡地厉喝道,“没想到,尔等竟然如此冥顽不灵!

    既然如此,军法无情!来人,将这群叛军.......”

    “王叔且慢!”

    刚刚闪到一边的长乐公主陡地飞出,挡在了两军阵前。

    “王叔,这镇海军是不是叛军,其是非功过,自有军部定论,王叔还没资格定他们为叛军吧?”长乐公主针锋相对的说道。

    “哼,军国重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女儿家置喙?还不速速退下!”

    “王叔此言差矣,长乐乃祖神殿蛮灵殿殿主,又是殿前议政公主,自然有资格置喙!

    王叔,镇海军孤军深入,更在魔族腹地立下泼天军功,王叔岂可以叛军定罪?”

    闻言,离亲王姬原哈哈大笑起来,“我乃人魔战场大都督,军务自我一言而决,岂能由你一妇人影响!”

    “传本都督军令,十息之内,若是这三部残军还不弃械,格杀勿论!”

    “计时!”

    瞬息间,就有军法官上前,阴沉像是催命符一样的计时声音响了起来。

    十!

    九!

    八!

    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