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曾曰:此消彼长。河流和湖泊也是如此,当枯水期的时候,的确是湖泊和支流之水流入江河,而当夏季时期,河水暴涨此时就会倒灌进入湖泊,调节河水流量,控制洪水,这恐怕才是长江洪水极少的原因,除非几百年一遇的超级大雨,有着洞庭湖和鄱阳湖的长江将再无水患之忧?!蹦僖豢谄档?。

    李世民顿时恍然道:“这么说来,黄河之所以会发水,就是因为下游缺少湖泊调节,一旦黄河水量过多,无处盛放,这才是水患的原因?!?br />
    墨顿点头道:“陛下英明!”

    李世民顿时满嘴苦涩,他宁愿自己不是这么英明,也不会如此的绝望,黄河河床过高根本形不成湖泊。

    满朝文武大臣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不由得一阵黯然。

    墨顿看了王御史,一脸惋惜的说道:“我们苦读圣贤之书,都是想从圣贤之书中获得人生至理,却不知除了这些人生哲理之外,还有天地间还有水往低处流这样的大道理?!?br />
    王御史顿时被噎的满脸通红,自己竟然连浅显的道理都弄混,死鸭嘴硬道:“黄河地势过高,根本不可能出现湖泊,你这等于是说了废话?!?br />
    墨顿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直接无视他,朝着李世民拱手道:“水满则溢,月满盈亏,这本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微臣可以很确定的说,只要是此暴雨不停,黄河必定水灾?!?br />
    墨顿可是记得史书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道,九月,河南山东两地水灾,

    满朝文武顿时一滞,呼吸顿时急促,不由得绝望的看着窗外哗啦啦的大雨,这雨怎么看也不像有停止的痕迹。

    “如此说来,我们只能坐等灾难的发生了?!倍温诰乃档?。

    “只是苦了河南道的百姓了?!崩钍烂裢纯嗟谋丈狭搜劬?。

    “就没有一点方法了?”程咬金不死心的问道。

    “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墨顿话音未落,立即察觉杀气逼人,后背一凉连忙说道:“我们既然无法改变发生即将要发水灾的事实,却可以改变发生水灾的地点?!?br />
    “改变地点?你是说主动决堤!”长孙无忌大吃一惊,一脸心痛的颤巍巍的指着墨顿。

    满朝文武也是一片哗然。不可置信的看着墨顿,主动决黄河之堤哪怕是罪大恶极之人,也不敢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

    历史上曾经有数人决堤黄河,但是哪一个不都是被史书记载,遗臭万年,谁也没有想到,此方法竟然是出自于墨家子之口。

    “佛家曾言:杀一人而救百人是为佛,墨家子不愧是兼修百家,是想立地成佛么?”王御史嘴上讽刺,心中却是狂喜,墨家子呀!墨家子,你终于犯了致命的错误。

    哪怕是墨家子此举哪怕是挽救了无数人,但是只要是牺牲一人,那也将是墨家子一生最大的污点。

    “为救千人而杀一人这仍是恶!每一个大唐都是朕的子民,朕都不会无故夺其性命?!崩钍烂癜喝坏?,曾经的他有过那么一丝心动,但是却很快被理智压了下去。

    “陛下圣明!”众臣立即齐声喝道。

    “陛下,墨顿年纪还小,口无择言,还请陛下体谅?!鼻厍砹辜钡乃档?。

    “墨顿,赶紧向陛下认错?!背桃Ы鹨渤鲅韵喟锏?。

    墨顿看着一众加戏的朝臣无奈道:“微臣的意思是黄河两岸虽然没有湖泊,但是也是有很多低洼之地,陛下可以将此地封禁起来当作泄洪区,禁止百姓居住,一旦夏季汛期来临,黄河暴涨,面临决堤危险之时,就决开此段的黄河大堤,向陛下封禁的泄洪区引流洪水,这样一来,就既可以保证黄河大堤,也不会造成百姓伤亡,岂不是两全其美?!?br />
    “泄洪区?”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么说来,这泄洪区的确是临时起到了湖泊的作用。

    “妙呀!此方当真是绝妙之法?!惫げ可惺槎温诩ざ档?。

    “段爱卿,此法当真可行?”李世民忙问道。

    “陛下,此事绝对可行,陛下请看,在黄河的两岸有多片地势低洼之处,如果汛期来临,黄河有决堤之危险,可以将黄河之水引到此处,等到黄河水位安全之后,再将决口堵住,如此一来,如同在黄河就如同长江一般多了数个湖泊调节水位,黄河发生水患的灾害定然可以降到最低?!倍温谛朔艿?。

    满朝文武也顿时顿时一片哗然,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如同缸里的水满了就要溢出,那就拿个盆端出来一盆水,这样岂不是缸中又可以继续注水。

    “竟然如此简单!”不少朝臣喃喃自语道,道理一捅就破,然而从古至今却从来没有人想到过。

    在场的朝中百官都以复杂的眼光看着这个清秀的少年,一个小小的少年竟然解决了困了华夏几千年的难题。

    “我就说,墨家主张兼相爱,又岂能做出无辜牺牲他人之事?!背桃Ы鸸恍Φ?,看向墨顿简直比自家孩子还要亲切。

    “墨家!”

    不少人心中一阵感叹,墨家的行事方法果然与众不同。长江和黄河乃是华夏儿女耳熟能详的大河,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将二者联系起来,从来没有想到过解决黄河水患的秘密就在长江之上。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当下再不迟疑,立即下令道:“立即八百里加急,传讯河南道。立即以黄河岸边的渠村为起点,将周围百里的百姓全部迁移到高处,一但百姓转移完成,立刻决堤泄洪?!?br />
    “是!”

    立即有宫中侍卫匆匆领命而去。

    虽然有了解决的方法,却是不知道是否能够来得及,百官们只好暗暗祈祷,黄河大堤能够坚挺住。

    “那泄洪区的百姓怎么办,他们失去了家园,流离失所!”王御史忽然问道。

    长孙无忌顿时暗骂猪队友,面对如此严峻的水灾,损失这部分的农田财物又算得了什么呢?

    墨顿毫不迟疑道。道:“泄洪区的百姓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迁移,日后凡是泄洪区,一律不能住人,这就需要当地官府另行安置此区域之人,不过等洪水过后,则可以开发农田,相信洪水过后,这片的土地将会更加的肥沃,但是一到汛期,所有泄洪区的必须清空所有人以备不时之需。?!?/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