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亲自测试一下你的实力,证明你有资格追求我的话,我不介意让我爹爹亲自去陛下面前提亲?!?br />
    刘婷神色平静说道,她通体泛着圣洁光芒,眼眸时而有骇人的精光闪烁,很难想象她的实力到达了哪一种层次。

    “我的升级考核没有完成,还算是未成年,刘姐,您可要三思而后行?!?br />
    庄宣心急如焚,他自己承认实力很强,而且不想接下来而战斗失败,毕竟他要培养必胜的信念和气势,还真怕她眼前这妖族小娘们打不过自己,到时候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闻言,刘婷很想生气,别的妖族生灵得到她亲口许若的言语,都是拼命的证明自己,而这小子却推三阻四,稀奇古怪的理由很多。

    人族生灵就是麻烦,刘婷按耐住心中怒意,露出莹白牙齿,笑着说道:

    “我真佩服你们人族的心思,顾忌这个顾忌那个,明明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那么多道道弯弯?!?br />
    她探出玉手将耳畔的发丝撩到身后,眼眸瞥了一眼庄宣,“你先出手?!?br />
    庄宣见状,陡然叹息,满脸惆怅,一副很无语的样子……

    “都给我滚,别打扰老娘挑选伴侣?!?br />
    刘婷娇躯气息翻滚,涌出澎湃气机,整个躯体散发着圣洁光芒,尽情的觉醒体内的力量,把自身实力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轰”的一声,方圆三里的大地都在抖动,被一股凶猛能量所撼动,远处循着血腥味和人族气息赶来的妖兽们,见到刘婷不乐意它们在附近,连忙夹着尾巴远离这偏区域。

    就在庄宣酝酿合适言语的时候,刘婷凌厉的眼神扫视四周,冷着一张脸呵斥出声。

    看到这一幕,庄宣的小脸黑了下来,哭笑不得,好消息是周围妖兽一个不落的都散开了,坏消息,就是眼前这个叫做刘婷的妖族生灵。

    “你们人族都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么?如此不爽利,那我先出手便是?!?br />
    “轰隆??!”

    刘婷蛰伏的气息爆发开来,身上的毛孔开合,涌出可怕力量,她犹如变成一尊凶兽,挥舞三尖两刃刀与周围天地灵气接轨,发挥出恐怖的攻击。

    这一战无法幸免,庄宣只好抬起手臂轮动青玉剑,觉醒出可怕剑芒,对轰上去。

    两道身影交织在一起,杀的天地颤动,刘婷的神色一惊,目光看着他庄宣,他施展的剑招威能好像有些可怕。

    “咦,这太平剑谱上面的剑招果然玄妙?!?br />
    庄宣本身已经修炼过太平剑谱上面的招式,一直没有付出施展,如今刘婷使用三尖两刃刀,每次攻击极为凌厉霸道,而庄宣施展太平剑法,竟然不落下风,这次收获真是太大了,光这太平剑谱的价值就无法估测。

    刘婷一言不发,不再说话,持着三尖两刃刀横斩,犹如一尊无敌女战神,异常强大,特别是她的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有纹路缭绕,发出灵性的翁鸣。

    庄宣震碎刘婷激射而来的凌厉气势,趁着其他妖兽全部远去之后,没有在跟刘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纠缠的意思,身躯猛地一晃,往树林外面爆冲。

    刘婷哪里会放过他,这小子竟然可以跟自己达成平手,她可不好咽下这口气恶气,如果不能胜出一个一招半式,她据不罢休,她有些死心眼。

    她的三尖两刃刀压盖上去,曼妙娇躯此刻像是变成一尊山岳,压碎真空。

    庄宣转身,一剑轰出,力量滚滚如流,压的刘婷娇躯颤栗,庄宣非常清楚若是在战斗下去,他真元续不上,败给刘婷事小,可是陷害自己的人在找自己麻烦,那就麻烦大了。

    “什么?”

    刘婷的脸色一惊,感觉庄宣这一剑招有些可怕,而且刚才哪一击,她察觉到凶猛不绝的杀机未曾真正释放出来,否则不仅仅是压制她这般简单。

    就在她惊讶的时候,就察觉到庄宣的气息竟然没了,她的神色错愕下来,娇躯一动,位于百米高的巨树之上,透过树叶缝隙,看着庄宣疯狂逃走的样子,一下子追上去,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br />
    虽然不知道庄宣的极限在哪里,但是刘婷头一次出现心动的感觉,她这时候就想将庄宣狠狠攥在手里。

    ……

    洛阳山脉,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了庄宣的身上……

    庄宣走出树林之后,就被一群炼丹坊的护卫围住,而庄宣三两就摆平了他们,此时,庄宣傲然站立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那炼丹坊几个护卫。

    庄宣的身躯溢出彭拜气血,就像是一尊火炉横立,很有震慑人心的作用。

    地面几个炼丹坊的护卫,鼻青脸肿的在地上痛的直哼哼……

    周围那些青阳学子,看着此刻这个强势无比的庄宣,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原本对庄宣的话还有些怀疑的那些学子,此刻居然也都相信了庄宣的话,原因很简单,庄宣此时实力强大,潜力无穷,只要他有心,别说三品紫炎丹,就是四品丹药,估计一些拉拢他的势力,也能拿出来给他,更何况他是被三皇子看中的人,四品丹药,在皇宫宝库,还真不算什么稀奇的物品。

    尤其是庄宣出来后,面对炼丹坊几名护卫的质问,直接说一个“滚”,连解释的话都没有一句,随后几名护卫纠缠不休,才出手教训这些家伙,庄宣此时在别人中心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强势霸道,尤其是身上那一缕强者气息,比任何语言都有说服力。

    “我才发现,庄宣一直戴在身上的长剑,是一把可以成长的神兵,看制式还是蛟龙商行的……”

    此时一名青阳学子中有人喃喃自语,然后许多人看向庄宣的目光都带有一丝敬畏,所有的青阳学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从考核开始到现在,进阶速度如此字块的人,此刻的庄宣,一品天赋,而且还是剑修,就像为他们推开了一座大门一样,让许学子眼前陡然明亮开阔起来,或者,武者道路不合适的话,剑修也许可以去试试。

    毕竟有成功的例子庄宣在前,他们武者一途不行,就转其他道路,也许会比武者还要有出息呢。

    被庄宣胖揍一顿的炼丹坊几名护卫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互相搀扶的站起来,庄宣出手不算很辣,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战斗力,身上疼痛更加剧烈而已,只是刚刚交手的瞬间,让所有炼丹坊护卫都感觉到了庄宣的可怕,看来不付出一点代价,想拿下庄宣是不可能了。

    几个炼丹坊的护卫交换了一下眼神。

    “小子,我炼丹坊有两人,大宝和小宝,他们丢失三品紫炎丹,追逐偷窃者的时候给我们传信,并且还传信给我们,说就你是偷得紫炎丹,如今还对我们大大出手,一会将你告到青阳导师面前,清理门户?!币桓龌の郎锨耙徊?,声色俱厉的说道。

    “你们寻找不到真正的偷窃者,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污蔑我,准备毁我的前途和名声?”庄宣冷眼看着那几个炼丹坊的护卫,“你们是看我好欺负是么?可以,那就去青阳倒是面前状告我,如果导师也认为我是偷窃者,那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会还你们一颗紫炎丹,如果不是,你们的小命,我会亲自动手收取……”

    庄宣这一番言语,比他现在展现出来的气势杀伤力还要大,那几个护卫原本仗着身后有人撑腰,准备狐假虎威一把,谁知道庄宣也果断,很简单直接点名要害,就算他是偷窃者,大不了砸锅卖铁去还,名声好坏不说,最起码在H个事情过后,他们这几个护卫铁定被庄宣掐死,林良还不一定会阻拦,毕竟庄宣现在还是青阳学子,话说重点,他身后还站着朝廷呢。

    炼丹坊几名护卫,听到庄宣这番言语,一下子如梦初醒,是啊,为了自己的那点炼丹坊发放的钱财,和这个实力不俗的庄宣结下私仇,究竟值不值?

    想到庄宣刚刚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狠辣凶猛,再看看此刻看自己等人的不屑表情,眼神深处藏而不露的杀机,所有护卫的一下子想明白了,自己真的能把这小子怎么样?

    几个护卫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特别是想到庄宣被导师定罪为偷窃者,若是爱惜庄宣之材,并且不会处死,那自己几人以后恐怕真的是寝食难安了。

    听林良的吩咐,陷害一个青阳学子没什么,但如果要陷害的这个家伙太厉害,强势到让人想到他以后的报复,并且还会百分百搭上自己小命,那所有护卫都仔细考虑一下了,为了那么点好处,但想要大家搭上自己生命的话,还远远不够。

    炼丹坊几个护卫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下子都明白了对方心里的想法,今天这件事,看来注定不会按着林良的谋划继续下去了。

    恐怕从一开始,眼前这叫庄宣的小子,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为了他们有其他证据,直接说导师定罪他为偷窃者,砸锅卖铁也会还,这明显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意思,最起码这小子头脑很灵光,能不招惹就尽量不要招惹。

    真不知道林良因为什么,居然想要和一个潜力无穷的小家伙结仇。

    “那请问这位小兄弟是从妖兽密集的区域刚出来吗?因为……偷窃者逃进去里面,大宝和小宝也追了进去,你可见到他们的身影?”几个护卫的语气一下子已经软了下来,甚至都不敢在跟庄宣为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