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冥剑发出一声呜咽,没有停下,再次飞掠而起,在青阳桓的面前画了起来。

    从无尘出现在大禹帝宫外开始,到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帝宫外徘徊,连沉思之时的样子都画得惟妙惟肖,再到最后无尘被伽罗圣光笼罩,彻底陷入魔怔中。

    甚至于连陷入魔怔中不断挣扎的狰狞面容都刻画了出来,道剑呜呜呜作响,不断的颤抖嗡鸣,蹭着青阳桓的肩头,一边急切的飞起,欲要朝远方飞去,而后又折返回来,如是三次,显然是想要催促青阳桓快点跟它离开。

    “了不得了,传闻道族体悟天心,参悟天地玄妙造化,乃是最接近本源道的种族,连用道法铸就出来的道兵,都如此的神奇,不得不说相比之下人族落了下乘,道族出于人族,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修炼上更加的纯粹?!?br />
    看着不断嗡鸣的道剑,龟不仙摇头晃脑的说道。

    出手拍了拍嗡鸣的道剑,将其安抚下来,青阳桓白了一眼龟不仙,话虽然是龟不仙这般说,然而这片天地之下,若无实力如何能够繁衍下来。

    道族生于人族最鼎盛之时,那个时代人族有足够的实力和底蕴去挥霍,去探究天地的玄妙,时空的伟岸,若无人族的庇护和抵挡在前,哪有道族安心体味天地的安稳。、

    道族的纯粹,是因为人族在前的庇护,这山海大荒哪有什么世外桃源,只不过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放在人族大地这句话同样适用。

    思绪流转之间,青阳桓示意道剑在前方引路,朝着弥漫着苍莽气息的大荒中而去。

    根据道剑所刻画的图画,现在的无尘多半已经不再是无尘,被伽罗侵蚀了心志,没有想到当初在禹临古城外,两人之间的交谈,真正化为了现实。

    “杀了我!”

    当初一袭道袍,浑身仙风道骨的无尘,竟然真蜕变成了让人厌恶的伽罗。

    伽罗这个种族,实在是太会包装自己了,将自己化为了天地仁慈的一面,放下屠刀立化伽罗,纵然是屠戮亿兆苍生,毁灭星辰只为自己的魔头,若是加入伽罗国度,他们也只会说魔头回头是岸。

    然而真正仇怨如何报,亿兆生灵难道就该死?

    若放下屠刀就能泯灭恩仇,那还要善恶做什么!

    普通武者被蛊惑,以善有善报为标准,难道当世就该忍辱负重,祈求来世权势滔天!

    醒醒吧!

    这辈子都没有活明白,拿什么去祈求下辈子的安稳。

    ……

    就这样在道剑的指引下,青阳桓围着大禹帝宫外的群山荒原而行,不断的跨过绵延数万里的山脉,横跨浩渺无垠的巨湖,然而足足五天过去了,却丝毫没有发现无尘的踪迹,仿佛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不过根据道剑青冥的提醒,无尘的目的是藏于大禹帝宫的天地神兵天地神针,这是一尊从中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先天皇兵。

    说起这尊神兵就不得不说,当初初代大禹帝治水之事。

    当年南荒大地天地人祸,洪水滔天,大禹父鲧帝奉人皇诏前来救人族于水火,然而鲧帝治水万载,南荒大水依旧难以平定,故此人皇怒,降罪于鲧帝,以鲧帝帝躯填了南荒大地。

    后鲧帝子禹帝奉皇命,承父志,再次来到了南荒大地,他发现因为天外大陆的碰撞,使得南荒地脉不稳,故此水患滔天,水脉涌动。

    多方打探之后,得知当年中古时代末期,天外大陆降临之时,人族诸皇化身天柱硬抗天外大陆坠落,诸皇中有一尊齐天圣皇,曾经从天外极深处得到一道神铁,后经过数个纪元的打磨,化为天地神针。

    当年人族诸皇齐出,皇血洒落天地,传闻齐天圣皇同样陨落,其随身神兵天地神针遗落东海,故此禹帝进东海,战海族,终将天地神针取回,镇住了南荒地脉。

    如今无数年过去了,初代大禹帝早已经作古,然而传闻中天地神针就存在南荒西南,这也是为何如今西南大禹帝帝位悬空,天外异族大帝依旧不敢降临的原因。

    虽然知道其中的典故,但是他依旧搞不清楚为何无尘竟然和天地神针究竟有什么联系,更何况现在有牵扯上了伽罗族。

    嗡嗡嗡!

    终于第七天的时候,一直道光暗淡的青冥道剑,一下子湛亮了起来。

    锵锵锵!

    顷刻间化为一道冲天剑光,切开了虚空,撞入了一片苍莽大山中,这里距离大禹帝宫已经超过了十万里之遥,乃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区域。

    山脉深处,一头百丈大小的火龙,正在吞吐着火焰,龙焰如同浆汞流淌而下,将大片的古山焚烧,化为一片熔浆国度。

    昂!

    听到了道剑的铮鸣,火焰蛟龙仰天咆哮,相比于前些日子,此刻的火焰蛟龙全身大片龙鳞剥落,龙血潺潺每一滴坠落到下方大地,都会引燃群山焚烧起来。

    大片的龙鳞剥落,让火焰蛟龙伤痕累累,甚至于龙体上最深的伤口处,已经露出了赤金色的龙骨。

    看着眼前化为一片火焰国度的山脉,青阳桓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他感受到了山脉深处,存在一道极为纯净的伽罗圣光的气息、。

    有着伽罗分身的存在,让他对于伽罗族的气息十分的敏锐,这股气息在山脉深处不断的激荡。

    呜呜呜。

    道剑从远方虚空折返回来,在他的身上蹭了蹭,发出了呜呜铮鸣,显得十分的急切。

    “简直是不可思议,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人族、道族、伽罗族三族纠缠不清,难怪上一次龟爷算的时候,会遭雷劈,这简直就是禁忌之域,谁碰谁死的节奏?!?br />
    龟不仙收起了原本玩乐的性子,同样眸光凝重的朝着缭绕着火焰的山脉深处望去。

    “能看出来什么吗?”

    紧接着青阳桓出声问道,虽然这家伙喜欢闹,不过先天八卦确实是玄妙无双。

    “算不出来啥,上一次受到雷劈,就是最好的事实,无尘本身就是个禁忌,亦或者有无上大法力者在遮掩着天机,麻烦,当然要是我家老祖宗在这就不算是事了,现在龟爷我还差点火候!”

    “在这里等我,我去会会他?!?br />
    既然算不出什么,青阳桓没有在等待,踏空而行,朝着山脉深处而去,横跨过熊熊烈焰,不断的前行,愈发的感觉伽罗圣光的浓郁。

    甚至于走到及深处,伽罗圣光中已经开始演化出虚幻的罗汉、金刚,在盘坐菩提之下吟唱梵音。

    终于在山脉的深处,透过被焚烧之后的碎石焦木中,他看到了一道盘坐于伽罗圣光中的身影。

    那里圣光缭绕,一道年轻武者正在盘膝诵经,股股梵音竟然让周围烧焦的树木,重新在火焰焦土中生出了嫩芽,打出了枝条。

    伽罗圣光摇曳,靡靡梵音,竟然让他生出了一种面对伽罗族中悟道伽罗圣经极深的尊者一样,此刻的无尘再也不是无尘!

    没有了属于道族的仙风道骨,道韵自然,取而代之是一副慈悲含笑的样子,哪怕是青阳桓动用了心灵世界中的轮回门加持精神意志,都无法洞悉他的虚实。、

    无尘和周围弥漫的伽罗圣光融为了一体,仿佛化身了伽尊,丝毫的精神意志都难以进入他的身体。

    “你来了?!?br />
    这一刻,盘坐诵经的无尘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一双瞳孔中黑白分明,纯净如玉,丝毫没有被伽罗侵蚀的一样,然而这一切却让青阳桓心中不由得一沉。

    “你来杀我吗?”

    紧随着无尘再次出声,声音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仿佛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小事。

    “你是谁?”

    青阳桓眸光微凛,出声说道。

    “我?”

    无尘起身,看着青阳桓眸光很是认真,一时间四方群山中弥漫的伽罗圣光一下子如同百川归海一般,迅速的收到了他的体内,化为一尊身穿淡金色神甲金刚。

    “吾乃斗战,伽门护法!”

    一时间,天地之间风潮呼啸,先前因为伽罗圣光而重新演化生机的草木,顷刻间走向了灭亡,嫩芽枯萎化为灰烬。

    深吸了一口气,青阳桓眼下心中的波动,精神意志凝聚到了极致,他明白这次可遇到了麻烦,无尘,或者说斗战,显然其中有他无法理解的波折。

    “可惜我是斗战,不是那个无尘,那不过只是一团可怜的记忆而已,连生命都算不上?!?br />
    轻轻蹙眉,斗战出声说道:“你要杀我吗!”

    同样的青阳桓也蹙眉,心灵世界激荡起了了杀机,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愈演愈烈,几乎是凝滞成了实质化。

    “我送你上路!”

    “阻我破开天地神针封印者,都要死,我送你上路,没有想到一段可怜的记忆,竟然给我带来了点麻烦,不过也算不的什么大事,在我斗战面前,你掀不起风浪的?!?br />
    很是认真的出声说道,斗战手中圣光浮盈,顿时四方天地仿佛化为囚笼,一道圣光光柱在他的手中凝实,显化出一根丈许的圣光神棍。

    “背弃主人的剑,要之何用!”

    顷刻间,斗战双眸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天地之间圣光迸溅四方,引动了风起云涌,黑云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