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克坐在办公室里,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他捂着自己的肚子,看上去好像十分的难受。

    “不舒服吗?是不是吃了隔夜的东西?这里的蚊虫可真厉害,刚来的时候我也吃了不少苦头?!?,艾尔利斯给他倒了一杯凉水,埃里克苦笑着摇了摇头,稍微喝了一点,痛苦的感觉似乎也有所减轻。

    其实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问题,当埃里克知道下一位上当者是伊利安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胡安时,就感觉到一阵阵难以忍受的胃疼。

    胡安是好欺骗的吗?在这座城市里就没有任何一个大亨是善良之辈,胡安最早不过是一个烧锅炉的,他的工作是为一些正在建设的工地提供热水。工地上的工人很多,工作也很沉重,每天都汗流浃背,如果到了晚上不清洗一下身体的话很难入睡,会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当时的工人们可没有现在那么讲究,也没有工人工会为他们的权益而战斗,大多数工人们都居住在一间间临时的房间里。

    脚臭、汗臭,还有各种各样的体臭考验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后来工头向开发者提出了要求,每个工人每天睡觉前最少需要洗一个热水澡,于是才有了胡安的这份工作。每一桶热水只需要一分钱,一桶热水可以供两个人洗澡,整个工地有差不多三百多号人,每天都有一块多钱的收入让他很快就拥有了一笔财富。

    在拥有了这笔钱之后他第一个念头就是经营一个可以长期赚钱的买卖,而不是卖热水这种要看工期的生意,在考察了很多种生意之后,他把目光投向了酿酒以及售酒。酒这个东西没有任何的销售限制,很多人即使并不富有,但只要他们口袋里有一点钱就会拿去消费在酒水上。尽管当时卖酒的利润并不是特别高,可胡安一眼就看中了这个买卖。

    他先是在一家工坊做学徒,学了差不多有半年之后感觉自己已经掌握了酿酒技术,于是私下买了一些酒桶,从工坊里盗用了一些原料在家里尝试着酿酒??赡苁且蛭龅貌还槐C?,这件事被工坊主人所得知,在狠狠的责骂了胡安一顿之后将他撵了出去,并且把胡安的行为通告了当时伊利安所有的酒吧,就算他酿出了酒也不会有人买。

    面对这样的结果是胡安不愿意接受的,在一个多月后,那名工坊主人因为意外淹死在一个酒桶里,胡安用自己攒下的钱以及和一些工头的关系,强行的买下了那个工坊,也从此奠定了胡安在伊利安酿酒业的霸主地位。他采取了一系列或明或暗的手段,成为了伊利安地区最大的酒饮料供应商。

    尽管还有一些工坊存在,但是已经无法撼动他的地位,在伊利安地区他的产品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他其实可以轻易的拿下另外百分之二十,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如果把所有的钱都自己赚了,那么就该他成为历史了。所以他保留了两成的市场让那些工坊互相竞争,他却稳稳的坐在自己的宝座上。

    这样一个家伙,欺骗他和找死有什么区别?无论是以前狠辣果断的胡安,还是现在已经已经和蔼的胡安,都不是他埃里克这样的小人物可以得罪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必须得罪胡安了。

    杜林和胡安携手而来,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没有命,埃里克觉得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在商谈的过程中他的表情一直很僵硬,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对于这一点胡安并没有怀疑。如果有一天有个人跑过来说要买下他的产业,他还无法反抗这种并非自愿的行为,无论对方给的价格是不是超出了他产业的总价值,他都不会开心,也会和埃里克这样非常的不情愿。

    最终胡安给埃里克的东海岸娱乐公司估价一百万,这个价格可以说很给埃里克面子了,东海岸娱乐公司值多少钱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面对这样的价格埃里克自然也无法反抗,他很痛快的就在合同上签了字,将自己在东海岸娱乐公司的股份“卖”给了胡安。胡安直接将帝国央行一百万的本票交给埃里克之后很礼貌的请他离开,坐在办公桌的椅子后,胡安面带笑容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从现在开始东海岸娱乐公司就是我们的了,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杜林坐在了办公桌外侧的沙发上,他翘着腿从口袋里取出烟盒抽出一支为自己点上,吐了一口烟雾之后才缓缓说道:“我的朋友发生了一点小事情,也因此想到了另外一个计划?!?,他又吸了一口气,发出咝咝的吸气声,胡安并没有催问,他知道杜林能够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是有意义的。

    当杜林再吐了一口烟之后,他才继续说道:“你知道伊利安假日吧?”,胡安点头称是,前段时间有关于伊利安假日这部电影的宣传铺天盖地,他当然知道,“我也打算拍一部彩色电影取代伊利安假日,而且我们还可以与市政厅合作,借助第一步彩色电影的噱头,加上我们手中的十六家院线,不愁纳莎女士不点头?!?br />
    对于杜林所说的这一点胡安非常的认同,乔治家族是报业大亨,是这个行业的托拉斯,手里还握着三家特稿社辛迪加,早已无人可以撼动他们的地位。但是在电影行业这个领域内,他们只能算是实力雄厚的新手,甚至会引起一些人刻意的针对。但是如果有第一部彩色电影这个噱头作为乔治家族在院线行业的催化剂,绝对能够一炮打响!

    尽管有这么多利好消息,可是胡安还是有一点迟疑,“如果他们不愿意怎么办?我想他们更大的可能是从我们手里一次性的买走这部片源然后自己播放,甚至换一种角度来看我们对他们的需求更大才是,因为如果没有那么多可以播放彩色电影的影院,无论我们手里的电影有多么的优秀,也无法被人们所看见?!?br />
    “所以我们才买下了东海岸娱乐公司?!?,杜林随手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内,屁股向后挪了挪,“在本州其他城市,我们都要迅速的兴建起影院,一个城市最少建三到五个,整个州就是六七十个电影院。每个电影院的建造价格包括了地皮,大概在五万到七万之间。如果我们手中有两三个州的院线作为谈判的条件,你认为乔治家族会不会与我们合作?”

    “只要他点头,这几个州数百家电影院都会成为新公司的产业,他只需要建设北方的院线,南方的院线都教给我们来做,花更少的钱,办最多的事情,我认为约翰先生并不会拒绝?!?br />
    “您应该知道,到了约翰先生那样的层次,钱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寻求的是一种政治上的力量!而我们可以帮助他扩大他的影响力!”

    杜林的话很好的打消了胡安的疑虑,准确的来说杜林的意思是抢在乔治家族布局完成之前将自己的体系建立起来,甚至一些地方都不需要建成,只要有一个样子就可以了。当他和杜林手里握着南方两三百家电影院的同时手里刚好又抓着第一部有色电影的片源,就算乔治家族在报业已经成为了垄断托拉斯,也不得不选择与他,与杜林合作。

    只要三方合作的基调定下来,在借助乔治家族的虎皮,把那些正在修建和已经修建的影院抵押给银行,立刻就能套出更多的资金用于影院的建设。最多五年,五年之后这家新公司将成为电影领域内当之无愧的第一,任何影片想要播放,想要上映,都需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胡安的呼吸有点急促,这不是一个空中楼阁,这是有实施执行可能的全盘计划,一旦顺利的实施,他的地位,他的财富,他的人脉以及声望将是现在几倍、几十倍和几百倍!

    “你有把握吗?”,他紧跟着问道,目光坚定的看着杜林的眼睛。

    杜林毫不避让的迎上了他的目光,“完全没有问题!”

    “好!尽快拿出一个办法来,我们一起做!”

    杜林搓了搓手指,笑了起来。

    送走胡安之后杜林又回到了东海岸娱乐公司一楼,他没有下车,隔着车窗对站在路边的都佛吩咐了一声,“可以送他走了?!?br />
    埃里克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他也该消失了。从这里又坑了胡安一百万的现金,杜林一点也没有觉得有任何愧疚的地方,或者说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因为这件事胡安先对不起他??雌鹄春惨幌履贸鲆话偻蚵蛳铝硕0队槔止就?,不要杜林继续掏钱,但是之前明明说好是两个人一起投资,杜林投资了二十万拿到了百分之十几的股份,但是胡安一百万却拿到了剩下的百分之八十几的股份,以后这家公司到底是两个人一起做主呢,还是胡安说了算了呢?

    胡安有胡安的小算盘,杜林捅刀的时候自然不会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