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目光先是落在那名锦衣大监身上,然后刷刷地望向他手上捧着的圣旨,心里都恨不得上去翻开圣旨,想查看里面写着什么内容。

    但他们只能压抑住这个疯狂念头,急忙从公座站了出来,准备跟着领旨之人行跪拜之礼。

    很多人的余光都望向前面得意洋洋的徐远平,心里亦是涌起一份无奈,虽然他们都很不甘心,但好事必是这人无疑。

    徐远平就坐在公座的第一排第一个座位,这时不急不慢地站起来,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此时此刻,他压抑着心里头的那股狂喜劲,想让这帮小弟见识他的这份养气功,让这帮小弟知道他是一个能够做大事的人,将来必定会入阁拜相。

    听着后面桌椅摩擦地板的声音,他知道大家差不多都站起来了,这才不急不慢地抬起屁股,准备迎接他的荣耀时光。

    只是徐远平突然间发现一丝不妥,因为在他的视线之中,这位陈公公并没有他面前停留,从他的面前匆匆而过。

    不可能!

    他的目光当即瞟向曹大章,惊讶、疑惑、不解等情绪接踵而来,但还是保持着一丝的希望,寄望于这位陈公公只是单纯想站在中间。

    曹大章看着陈公公朝着这边而来,心里亦是涌起一阵狂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只是他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般,心在飘起之后又快速地坠入谷底。

    在众史官疑惑的目光中,陈公公的脚步终于停住了,却见他举起圣旨,朝着大家朗声道:“翰林修撰林晧然接旨!”

    此言一出,整个修检厅亦是一阵哗然,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我?

    林晧然艰难地咽了咽吐沫,心里亦是在发怵,不明白会有什么旨意落在他头上,脑子亦忍不住向着升迁上面去想。

    只是他马上否认了这个可能性,因为吴山必然会反对他升迁。另外,如果他真的升迁的话,按着吴山那一种刚直的性格,刚才断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臣翰林修撰林晧然接旨!”林晧然不敢多想,当即就朝着圣旨行跪拜之礼。

    不会是……

    修检厅的史官们亦是在猜测着,原以为是徐远平或曹大章的圣旨,但却是林晧然的圣旨,一个疯狂的念头不由得一闪而过。

    只是所有人都不敢往深处想,急忙跟着林晧然行跪拜之礼,耳朵亦是耸起来仔细倾听,想知道这份圣旨的内容。

    陈公公将圣旨展开,故意顿了一顿,这才大声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翰林院修撰林晧然昔有战功,今创刊又得宣教之功……特升翰林院侍讲,赏银二十两以示嘉奖,钦此?!?br />
    特升翰林院侍讲!

    这七个字在整个修检大厅中回响,亦是将修检厅最大的悬念揭晓。从修检厅搬到对面讲读厅的人,不是徐远平,亦不是曹大章,而是修检厅的老大林晧然。

    ???

    林晧然的脸上亦是流露出惊讶之色,如同昔日中举般,脑袋正在嗡嗡作响,四周的一切变得不真实,抬头望到陈公公露出温和的笑容。

    虽然感觉如同做梦般,但他却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升迁为翰林院侍讲,一件天大的好事真砸在他的头上了。

    翰林院的编制中,讲官都有固定的名额,像翰林侍讲只有特定的两个名额。若你抢不到一个名额,那只能老实在原位继续呆着,或者直接被外放。

    呆着,那就得继续接受煎熬;外放,那就宣告着翰林生涯以失败告终,要想再回到权力中心,则会变得十分艰难。

    现在林晧然争得了翰林侍讲这个名额,不仅顺利脱离修检厅这个泥泽,从史官变成讲官,更是有望加入“储相”的序列。

    虽然条条大路通罗马,像张璁那种二甲进士出身的暮年官员都能官至首辅,但真正的坦途无疑是吴山、李春芳这种官员。

    如今林晧然迈出这关键的一步,哪怕在后面的升迁不顺,以着他的年龄优势,亦能够熬上去。从翰林院到礼部,然后就是入阁,人生将是一片光明。

    “臣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晧然郑重地谢恩领旨,这次跟着内阁司直郎不同,是一次真正的升官,成为大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正六品官员。

    陈公公自然看出了林晧然前程似锦,将圣旨交给他之后,亦对他进行道贺。

    只是有人欢喜,却有人愁!

    徐远平跪拜在地上,却是无力再爬起来,整个人愣在当场。

    在他的分析之中,他的族叔徐阶和吴山肯定是支持他的,虽然曹大章有修典之功,但仍然无法跟他相争,翰林侍讲必定属于他。

    只是他如何都想不到,半路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好事最后竟然落到了这个才进翰林院不到二个月的小子身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徐远平却喃喃自语,总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整个人真的是懵住了。

    先前他还轻视这修检厅的这帮人,但此时此刻,他发现没有半点轻视他们的资本。这次竞争失败,可以说是断送了他的前程,那条光明的通天之路跟他渐行渐远。

    “恭喜林侍讲!”

    “实至名归,下官心服口服!”

    “今日我才想起,若愚兄当日杀掉徐亮,当真是大功一件!”

    ……

    跟着徐远平不同,修检厅的很多史官却格外的兴奋,亦是朝着林晧然纷纷进行道贺。

    其实这亦是怪徐远平,先前将狠话撂在这里,如今属于他的翰林侍讲被夺,却没有人同情他,更不要说会声援他了。

    只是看着林晧然年纪轻轻就挤身讲官,很多人都极是羡慕,仿佛看到了一颗光彩夺目的政治新星。

    哪怕是徐渭,眼睛都忍不住闪过羡慕,发现需要仰望林晧然了,毕竟对方已经是官高两级。

    其实他倒还好一些,他那帮同科们就差得太多了,二甲还在京见习、三甲或许还在赴任路上,差距瞬间被拉得无限大。

    林晧然没有摆架子,脸露着淡淡的微笑,亦是对大家进行回礼。虽然这是一个荣耀时刻,但他的心里仍旧在发毛,眼皮还跳动几下,总觉得这件事情透露着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