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明已经很小心谨慎了,竟然还能被发现,奶奶的,人太出名也不好??!”

    刘一帆心里刚嘀咕了一句,他就感觉浑身一轻,脑袋一阵迷糊,有些晕头转向的。

    待他回过神来一看,突然发现他身在高空之中,最可怕的是,他脚下没有飞剑,空空如也。

    他心里一惊,闪电般祭出赤霄剑并踏上,刚松了口气,就听到身后传出一道洪亮的声音。

    “好了,就送你到这里吧?!?br />
    刘一帆闻声转身见是管事,连忙作揖并诚恳地说道:“啊……管事大人,原来是您刚刚出手了,多谢相助之情,弟子感激不尽?!?br />
    管事摆了摆手正准备踏空而去,刘一帆见此,他本就心存疑虑便趁机追问道:“弟子请问,管事大人口中所说的张前辈,他是何人,又和您是什么关系?”

    “他叫张大千,算是我的师兄,关于其他的,你还是自己去问他…….”管事撂下一句话,不再多说,就直接踏空而去。

    “张大千,应该就是翠云山矿洞的那位老翁了,既然那么多筑基期前辈都叫他师兄,那他的修为难道也是筑基期?如果张前辈真是筑基期,那升仙大会排行榜的内定名额,他怎么可能得到?”

    刘一帆想不通,那就暂且作罢,他环视一圈辨明方向,随朝他居住之地飞去。

    盏茶时间,在距离刘一帆居住之地十里左右,他飞着飞着就感到有点不太对劲。

    冥冥之中,他察觉周围气氛诡异,好似他正被人给监视着。

    他轻轻皱了下眉,全力展开灵识,一边保持速度不变,一边细心留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随着他距离居住之地越来越近,很快,他的灵识就发现,或明或暗,已有十多人徘徊在附近,而且还在不断增加着。

    这些人,修为参差不齐,有练气四五层的,也有练气六七层的,更有练气八九层的。至于练气十层及其以上的,或许是他们有意隐藏,以刘一帆的灵识强度,他暂未发现。

    与此同时,他也发现,有多道灵识向他扫过,好像在探查他的修为,亦或者确认他的身份似的。

    “怎么回事?此地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我的身份之前就暴露了?”

    刘一帆满脸不解,脑中瞬间想了很多,不过,他此时却不敢离他居住之地太近。他想了想就在二里之外降下,普通隐身术展开,也学附近的人一样躲藏起来。

    在刘一帆不远处,有两个练气六层的修士,他们看着刘一帆,其中一个青衣修士疑惑地道:“师兄,你看新来的那家伙,他长得是不是很像刘一帆?只是他的年纪偏大了些,还有他的修为和我们一样,都是练气六层,而非那人的七层?!?br />
    另一麻脸修士点了点头,颇有把握的猜测道:“听黄师兄身边的人说,那刘一帆才十七八岁,修为是练气七层,不可能是他。估计他也和我们一样,是来等着刘一帆出现,好第一个传音给黄师兄,以便领取奖赏的…….”

    同样的一幕,在附近的人中,凡是知道刘一帆大概长相的,都有此疑问。

    只是,这些人一不大清楚刘一帆具体长相,二也不敢太过得罪,于是,他们就埋伏周围,查看所有路过此地的修士。

    如今,真正的刘一帆来了,他们虽有怀疑,但见其并未进入房间,加上修为和年龄都对不上号,便采取观望态度。

    而刘一帆,他在听到附近人议论声后,这才记起黄山是认识他的,还知道他在此地居住。

    他想通之后,明白房间是暂时不能回了,并且他还必须尽快离开,因为他感觉周围还有多道灵识环绕着他。

    更让他内心不安的是,他看到多人正在使用传音符,也隐约听到些声音,好似在联系什么人……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如黄山等。

    毕竟,他本就是刘一帆,尽管老了近十年,但外貌还是变化不太大,若是撞到和他熟悉的人,肯定能第一时间将他认出。

    随即,他表面上远望着他自己的居住之地,暗中全神贯注,灵力遍布全身,御风术和匿身术也时刻准备着。

    半个时辰之后,远处响起道道破空之声,显然是有人在极速赶来,周围众人均下意识地抬头看去,亦或者使用灵识扫描过去。

    也就是在此刻,刘一帆附近的灵识瞬时消失大半,他暗道机会来了!

    霎时,刘一帆先后展开匿身术和御风术,待周围大多数有心人反应过来,他早已消失在原地。

    他御风术加身,小心翼翼地向远处走去,开始一闪只有几尺来远,慢慢的,速度越来越快,一闪丈许,一闪几丈,一闪十多丈,乃至一闪几十丈。

    同一时间,刘一帆不知道的是,他在匿身术展开的那一刹那,附近还是有个修士反应够快,使用灵识成功把他给锁定了。

    此人身材高大魁梧,气质出众超群,目光如炬,十分英俊,具有大将风度。

    他见刘一帆消失,先是使出天眼术遍寻周围,找不到其人后,再全力运转灵识,感应他那丝正不断移动的灵识。

    忽然,他眼神一亮,踏上飞剑就斜斜的向一边飞去,而那个方向,正是刘一帆离开的方向。

    十多里外,他追到一处空地,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十丈虚空处,拱了拱手道:“刘师弟,在下王景龙,来此只想交个朋友,并无他意,还请师弟现身一见?!?br />
    此时此刻,刘一帆看着十丈外的王景龙,他很郁闷,他本以为已成功逃出,刚想撤了匿身术并拿出飞剑御剑而去,甚至都没来得及高兴,他就发现被人跟踪了。

    这个跟踪他的人,好像能看到他一样,无论他怎么走,都无法将其甩掉。

    无奈之下,他只能停在原地,翻手拿出一个升仙散,打算先弄昏迷抢了再说。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看到王景龙张口说话了。

    他闻之略一思索,没有现身,径直问道:“王景龙,你是怎么发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