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如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被叫住了。

    “这个送给你,接着?!?br />
    如来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一个物件便已经从身后飞了过来,这老头还真是够任性的,他只好一伸手就从肩头将之接住了。

    触感冰凉,质地较硬,是金属制品?

    虽然夜色之下,并不能辨识出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从手上的触感却能做出大致的判断。

    “你我在此相遇则是缘分,就当是个见面礼好了?!?br />
    那老者说着便朝如来招了招手。

    “如果你是位年轻美貌的淑女到还真是一次美好的相遇呢!”

    如来说着也朝这位老者招了招手,然后便走出了这片草坪。

    那老者看着如来在路灯下渐渐远去的身影沉默了片刻。

    说不定……这家公司的未来尚且存在!

    “啊??!可是这破了的衣服怎么办???难道我应该悄悄去买一件同款的?可是欺骗我可爱的孙女实在是心有愧疚,不过总比被孙女怒气冲冲地指着鼻子说‘以后再也不送你礼物了’,这样要好多了吧?唉!”

    ***

    “为什么?你有什么要跟我解释一下的吗?”

    看着放到自己桌面上的审批文件,李茂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的。

    “这……我也不知道??!”

    站在他面前的便是陈争鸣,很显然,此时的陈争鸣看着那份文件完全是一头雾水,可是那上面清晰地写着“予以通过”四个大字,而且毫无疑问是自己的笔迹。

    “不可能!没道理的,我明明已经给他换上了白卷然后否决了的?!?br />
    “不可能?”

    李兆林用一种想把陈争鸣给解剖了的目光直视着他。

    “评定结果是你自己给HR的,现在跟我说不可能!”

    可是陈争鸣现在除了‘不可能’三个字外完全找不出别的词句了,的确是自己亲手将评定交给的HR,怎么会变成这样呢?这中间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难道是HR里面有谁帮他又把试卷更换了?”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陈争鸣自己都觉得很没底气。

    哪个HR都没胆子帮别人做这种事情,而如来之前只是一个一线作业员,不可能跟谁又这么深厚的交情,而且关键是……

    陈争鸣看着那份试卷,这绝对不是谁换的,因为这份试卷绝对就是如来当时交给自己的那一份,自己明明已经换成白卷,现在这份试卷应该在自己的宿舍里,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了?

    就算自己再老眼昏花也不可能将白卷和写满答案的试卷搞混吧?那混蛋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才做到这一步的!

    “你是HR的话会帮人家做这么高风险的事情?对方是你老婆还是情人?”

    李兆林的言语中满是讥讽,此时此刻,他很想将各种难听地词汇全部施加到陈争鸣身上以发泄自己现在的心情。

    但是,他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因为他是高级经理,绝对不能做出像个路边泼妇一样随意出口成脏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

    ??!真是不爽??!

    李兆林的心情难受到了极点。

    “对不起!”

    然而最为郁闷的还是陈争鸣,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能够办得非常妥当,但是唯独跟这个如来相关的事情就从来没有顺利过,难不成真的有神明在保佑他?

    狗屁!谁会认可这种事情!

    “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李兆林瞥了自己的下属一眼,他真想把这家伙调到个偏远部门去,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他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就说明他不会太过于意气用事,无论心情再糟糕但该看清楚的东西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陈争鸣是个有些能力的人,也的确在一些麻烦的事情上帮自己出过不少力,实际上除了这次这个如来外之前无论什么事情他都能够处理得非常干净。

    或许我应该改变一下视角,不是陈争鸣太渣,是那个如来有过人之处,而且,那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不利的!

    可是,明天郑总就要回来了,到那时候我可以行使的权利就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制,我没有那么多少回去仔细研究这个小子的过人之处到底是什么。

    “郑总明天就要回来了,你觉得……还有什么捷径可以让他在郑总回来之前……消失呢?”

    李兆林双手在胸前交叉,眼镜镜片闪出一道寒光。

    这让陈争鸣心中突然一凛,身体也跟着一颤,在一座城市之中,能够让人一夜之间消失的方法……不就只有那个了吗?

    “李……李李总……那个有点不太好吧!”

    陈争鸣的脸上露出极度为难的表情,这还是第一次他对自己的上司说出这么直接否定的词句。

    “虽然他的确是让人不爽就是了,但再怎么说也不至于要用那种残忍的手段吧?”

    “残忍的手段?什么残忍的手段?”

    李兆林看着陈争鸣却有些莫名。

    “你不会想办法让他明天无故旷工?根据公司规定,无故旷工三天就可以开除了,旷工一天让他升不了职总是合情理的吧?这么正当的手段都不懂得利用你在想些什么?难怪你这么战五渣!”

    诶诶?原来你说的让他一夜之间消失是这个意思???

    陈争鸣当即是松了一口气,说得那么含糊可真是吓死人了。

    “我可跟你说清楚了,这可是最后的机会,要是明天我还看到他在公司里面活蹦乱跳……你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了吧?”

    李兆林的语气虽然非常平稳,但陈争鸣能感受到那平静之下的怒意。

    明天不仅仅是那位麻烦的竞争者郑总出差回公司的日子,还是这份晋升批复文件的期限日,李总必须在明天下班之前将晋升文件批复了反馈给HR。

    如果明天不能再抓住如来某个重要把柄,那他就只能在晋升文件上签字了,到那时候如来的升职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没有变动的可能性!

    “是的,我明白!”

    陈争鸣立刻站直了身体回答着。

    让一个人消失的本事他是没有的,但是让他无故旷工个一两天的方式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这个世界总体是趋于公平的,那家伙绝对不可能每次都这么走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