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说我嫂子把……锦瑟卖给你了,那么你可有锦瑟的卖身契?如果没有,人我们当然可以带走,至于你说的三十两银子,我们也可以立刻还你,从此以后两不相欠?!币肚嘧プ虐状康氖直?,把白纯拉了起来后,看着范念德说道。

    另外一只手同时也没有闲着,在脚面挡住锦瑟的膝盖后,看着身形不稳,因为自己脚面相挡的缘故,扶住了差些要摔倒的锦瑟肩膀。

    “放肆!”范念德这一次气的直接站了起来,拍着桌子刚要说话,就看见那年轻人,毫不畏惧的又在上前一步。

    “别跟我摆谱儿,也别跟我倚老卖老,我不知道你丫是谁,也不知道你丫到底在临安城有什么身份背景。就事论事,你丫要是拿不出锦瑟的卖身契,那么人我们就带走,别特么的磨磨叽叽的?!币肚嗨煽状恳恢闭踉氖直?,神色郑重的问道:“嫂子,你老实告诉我,锦瑟的卖身契你可有?”

    “有,在那个……那个包里?!卑状砍痘刈约罕灰肚嗨煽氖直?,几乎是下意识的指了指叶青身后说道。

    “那就好办了?!币肚喟驯嘲玫缴砬?,也不管里面是不是有他不能看的东西,打开背包里的包袱,卖身契暂时没有找到,倒是让他首先看见了,前两日给白纯的百两银票。

    于是索性直接把背包递给了白纯,让白纯找那卖身契,何况他也没有见过卖身契长什么样儿,再者白纯那要杀人的眼光,此时正紧紧盯着他,这让他也不敢再随便翻那背包里的包袱了。

    拿着一张百两银票,叶青不理会白纯那要杀他的目光,大步向前走到范念德跟前,看着身高直到他胸前的范念德,而后把银票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自作主张道:“这是一百两,也不用你找了,多余的七十两,就当是锦瑟这段时间在你家里的花销!如果还有剩余,就当是我嫂子赏你的了?!?br />
    听到叶青的说话,白纯只觉得脑子里轰一下,瞬间陷入到了空白当中。

    本来她让叶青陪他过来,是因为毕竟那几百两银子是叶青赚的,如果自己还了范世叔三十两银子,而后又带着锦瑟回去。

    她是怕被叶青误会,自己拿着钱去买了个丫鬟,所以才让他陪着过来,以此好证明,自己接锦瑟回去,还范念德的钱,是两回事儿。

    可现在自己那脑子不正常、还极其败家的小叔子,一张口就把一百两银子全给霍霍了。

    而且还不光如此,看看此刻那范念德铁青的脸色,杀人的目光,颤抖的嘴唇,就知道叶青刚刚那番话,对于范念德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狠。

    “竖子无礼、竖子无礼,滚!滚!立刻从老夫这里滚出去!老夫又岂是几十两银子……?!狈赌畹虏蹲攀种?,指着白纯看着叶青,脸被气的通红,胡子都一翘一翘的。

    “别特么的瞎逼逼你,你特么的不会为了几十两银子难为我嫂子,但你特么的口口声声三十两银子挂在嘴边,那你说你特么的不是因为钱的事儿是因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叶青直接拍掉了范念德指向白纯的手,而后伸出手指着范念德,一双眼睛变得冰冷无比道:“我告诉你老东西,谁敢让我嫂子下跪,我就先让他断腿!别特么的不识好歹!”

    “竖子敢尔!”范念德此刻气的浑身都在抖。

    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人如此对待自己,身为凤山书院的讲书,这临安城不论是黎民百姓还是达官贵族,哪个不是对自己恭恭敬敬,今天却碰见了这么一个混账东西!

    “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叶青眯缝着眼睛,死死盯住范念德那双老眼昏花的眼睛,就像是一条毒蛇看见了可以饱腹的猎物一样。

    范念德原本还敢与叶青对视,但随着正厅门口家里的下人出现后,叶青那一双眼睛变得更加的凌厉,甚至隐隐带着一股杀气!让范念德不由自主的开始移开视线,躲避着那让他打心底有些害怕的眼神。

    “给我出去,以后不准你再登我范府之门!”范念德指着门口,躲闪的眼神看了一眼叶青,冷声哼道。

    “老子还不愿意来呢,为老不尊,强抢民女的东西?!币肚嗔成媳涞纳袂榛夯合?,不过嘴角还是带着一抹冷笑,也学着范念德语气哼了一声说道。

    “人给我留下,范府的人,岂容你们说带走就带走?!狈赌畹驴醋乓肚嘁皇掷乓桓?,就要往外走,立刻对横在门口的四名护院命令道。

    “卖身契在你手里吗?是你的丫鬟吗?银子也还给你了,一百两都足够你买十个丫鬟了吧?我嫂子既然是你的晚辈,白伯父与你又是故交,你就老脸都不要的这么对待一个晚辈?”叶青放开白纯跟锦瑟的手,看了看门口四个护院,其中一个身高比他还高,整个人就像是一座肉山一样,此刻正恶狠狠的连同其他三个人看着他。

    而后示意白纯跟锦瑟站到角落里,以免一会儿发生变故后,伤及她们二人。

    白纯蹙着眉头看了一眼叶青,想要阻止叶青继续挑衅范念德,但心里又有一股气憋着,又有一些不愿意阻止。

    可当看着门口那四个护院后,白纯的心便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毕竟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她们这边铁定吃亏,小叔子一个人,又如何能够挡了四个护院,何况那四人里面,还有一个小山一样的护院。

    “喂……?!卑状扛障胍祷?,但却被叶青伸手阻止了。

    而后只见叶青扫了一眼身后那四个凶神恶煞的护院,毫不在意的继续对厅堂上首的范念德说道:“长辈是用来敬重的,不是用来敬畏的。手里没有卖身契的是你,还了你银子还不放人的是你,怎么?真觉得自己年岁大了,我就得毫无原则的尊老爱幼不成?就得看你这幅道貌岸然,讨人厌的嘴脸?”

    白纯无语的看着叶青在那里噼里啪啦的说话,竟然呛的范念德嘴唇动了半天,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里不禁越来越担心,万一一旦小叔子知道了范念德身份,乃是凤山书院、建康府学的讲书,而且还是儒学大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朱熹的至交好友后,他还会不会如此无礼的对待人家。

    被叶青一阵抢白的范念德,铁青着脸色说不出话来,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无赖言辞,一时之间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而且,他本身确实有意曲解了白纯当初寄留锦瑟的事情,本以为凭借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白纯对自己的敬重,加上他父亲被罢官流放,自己想要留下一个丫鬟,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今事已至此,范念德自然是更不能让叶青跟白纯,往自己面前拍一百两银子,而后就把人带走,如此一来,以后自己的颜面何存?还怎么约束家里的其他下人?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轰出去?!狈赌畹孪袷怯镁×巳砹ζ?,双臂用力握在两侧,恼羞成怒的大喊道。

    “就凭他们几个?”叶青冷笑一声,随即连头都没有回,一个侧踢就把率先冲进厅堂的护院,一脚踢飞,撞在了一个摆放在桌面上的花瓶上。

    随着花瓶啪的一声碎裂,叶青顺势转身,而另外一名护院已经冲到了眼前,微微偏头躲过那带着一丝凉风的拳头。

    随即叶青用自己稍微低下去的额头,用力狠狠的撞在了那护院的鼻梁骨上。

    护院一声惨叫,刚刚打出一拳的手迅速收回捂着鼻子,只感觉面门像是被重锤击中了一样,脑袋嗡嗡作响,眼前直冒金星,脚下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而后竟直接昏死了过去。

    站在旁白呢的白纯,心仿佛都揪到了嗓子眼儿处,眼睁睁的看着叶青,一头把一个护院给撞的昏死了过去。

    第三个护院与那一座肉山,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这么不耐打,一脚被踹飞了一个,脑袋撞在了花瓶上,此刻满脸是血,摇摇晃晃站起身,却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在那打转。

    而另外一个,同样是满脸是血,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已经昏死了过去。

    另外一个身形矫健的护院,冲着向他们大步走来的叶青大喊一声,一跃而起从上往下,屈起胳膊就像叶青的面门砸了过来。

    “滚蛋!”叶青一个直踹,那身体还在空中的护院,于是非但没有冲进来,倒是比闪电还快的直接飞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那如同一座肉山的护院,动作虽然迟缓,但肥胖的拳头也已经举了起来,在叶青脚刚刚落地之后,便向叶青面门挥了过来。

    “找死!”叶青面色冰冷,竟然同样挥拳,向那肉山护院的拳头迎了上去。

    两只拳头碰撞在一起,而后白纯跟锦瑟,包括身后已经呆若木鸡的范念德,便听见让他们感到头皮发麻的骨裂声音,随后那肉山护院,嘴里惨叫着便矮下了肥胖的身子,另外一只手扶着刚才出拳的那只手。

    但还不等他整个人蹲下去,就感觉眼前一黑,像是那人的膝盖向自己的面门顶了过来,而后肉山两眼一黑,脑海中轰的一声,还来不及体会面门被人击中的感觉,肉山便砰的一声,死人一样的倒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