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王闻言心中闪过一丝凌然,点头应道:“贤卿所言甚是?!?br />
    接着,越王眼神中露出一丝期待道:“贤卿,这宋国还好说,宋国的周围与我越国相似,被齐楚魏三国包围,宋王也需要盟友平衡周边强国的压力。而且,宋越两国没有利益冲突,寡人与宋王打过多次交道。所以,宋越两国交好,相互引以为援的事情,并不困难。但是···”

    说着,越王迟疑道:“但是三晋不一样,三晋中的赵韩两国,离越国太遥远,寡人上次与赵国打交道,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至于韩国,自从我越国势力被齐楚两国压制在淮水之南一来,越韩两国就没有交流过。至于魏国,虽然越魏两国的交情还算好,但是魏国现在与各国敌对,如何能交好魏国?”

    听到越王对交好魏国的事情还有疑虑,越蒙摇头:“大王,臣只知道魏国与楚国敌对,从来都不知道越国与魏国有什么敌对的地方?!?br />
    接着,越蒙解释道:“之前我们越国之所以要与楚国保持高度一致,那是因为担心会引起楚国的不满,而率先遭到楚国的打击,就如同现在的魏国一般。

    现在则不然,有了魏国这个先例在,楚国的诸多盟友已经背叛在即,我越国就算背叛楚国,楚国也无法理会越国,所以,现在只要我们没有正式与魏国结盟,交好魏国的事情,就算被楚国发现了,楚国又能怎样?说不定还会向我们送出重礼,以笼络越国,求着我们不要与楚国翻脸,哪里还会在这个时候与我越国翻脸?!?br />
    说到这,越蒙接着又露出嘲弄之色道:“大王,不仅是交好魏国,就算是交好齐国,楚国也未必敢与我们翻脸,以免陷入多线作战?!?br />
    越王一怔,立即明悟过来,时移事异,之前楚国号令群雄的日子即将过去,现在,天下的局势正在发生巨变···

    想着,不由喃喃的开口道:“贤卿所言甚是?!?br />
    这一日,越王与越蒙二人,在越宫中相谈许久,纵论天下局势,随着越蒙的不断解说,越王渐渐有种拨云见日之感。

    ······

    是夜。

    昭常应公子玉之邀,前往赴宴。

    当昭常的马车在公子玉府邸的大门前停下,昭常一下马车,就见公子玉此刻正在门外等候,见此,昭常立即快步向公子玉走去,对着迎过来的公子玉行礼道:“不想公子竟在门外相迎,常深感荣幸,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公子玉侧身将昭常扶起,笑道:“先生今夜接受玉的邀请,前来寒舍一会,玉岂敢怠慢?!?br />
    说着,待昭常直起身子后,又开口道:“若是先生以楚使的身份来,玉在自己府上的大门外相候,这就是失礼。若是先生以私人的身份前来,那么玉在自己府外等候好友的到来,不是正应该吗?”

    说完,公子玉冲昭常笑道:“所以说,于情于理,玉都应该在府外相候才是,先生以为然否?!?br />
    昭常闻言笑道:“公子以王子至尊,屈尊交在下这个朋友,这是在下的荣幸?!?br />
    公子玉笑道:“君子之交在乎心,如同惠子与庄子之交,岂有身份区别?”

    昭常闻言笑道:“公子所言甚是?!?br />
    说着,二人同时感到一股亲近之意,顿时相识一笑,而后一阵笑声便游荡在大街四处。

    笑声还未落下,公子玉便拉着昭常的手,一边向府中走去,一边笑道:“先生,今夜与已在府中备下乐舞,与希望先生能开怀畅饮,不醉不归?!?br />
    昭常一边走着,一边道:“与公子饮,必能其乐无穷?!?br />
    来到大厅,此时,昭常见瓜果鱼肉已经摆满案上,食器饮具也摆放的整整齐齐。只是,这能容纳二三十余人的厅中,竟只摆放着一主一客两张席位,表明这次宴会公子玉只邀请了他昭常一人。

    入座后,公子玉举起酒杯,向昭常示意道:“先生,请?!?br />
    昭常立即举杯:“公子请!”

    杯酒下肚,一旁的乐师立即演奏起来。

    接着,一队舞女便进入厅中翩翩起舞。

    耳中听着美妙的音乐,眼中看着窈窕的妙龄少女,舞起她们那婀娜妙曼的身躯,口中吃着难得的美味,数杯美酒下肚,无论公子玉还是昭常,眼神全都迷离起来。

    而后,觥筹交错不断,不多时,二人便开始放浪形骸起来,厅中传出男女欢嬉之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就在乐以忘身之时,公子玉突然发出一声长叹,而后用力将自己身上的舞女推开,脸上露出难过之色,似乎想起了什么悲伤事,突然泪水直流。

    公子玉的这一声长叹,顿时打断了厅中嬉戏声。

    昭常驺然听到公子玉的长叹声,接着向公子玉望去,见两个舞女跌到在公子玉两侧,正恐惧而茫然的望着公子玉,而公子玉正难过的落泪。

    见此,昭常脑袋晕晕的,还未反应过来,没有松开怀中的舞女,就直接问道:“公子难道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竟以至于此!”

    公子玉闻言,看了一眼被舞女包围的昭常,摇头叹气道:“先生,此间甚乐,玉恨不得这种场景一直保持下去,直到天荒地老?!?br />
    说着,公子玉又悲伤的道:“可令玉悲伤的是,吾一想到明年的这个时候,玉恐怕就难以享受到这种快乐了?!?br />
    昭常闻言一怔,微微定了定神,思绪重新清晰起来,接着放开怀中迷离的舞女,而后摆了摆手,将自己身边的舞女全都挥退,不解的向公子玉问道:“公子何出此言,公子乃是越王的嫡长子,将来可是要继承越王之位的人,像现在这种快乐,日后享受的时间还很长,怎会明年的这个时候就享受不到了呢?”

    公子玉向昭??戳丝?,然后摇了摇头,默然不语。

    昭常见状,立即继续开口道:“公子玉心中有何忧虑,不知常是否可以为公子解忧?!?br />
    公子玉闻言顿时心中一松,接着迟疑的看着昭常,然后眼中露出一抹坚定的狠色,点了点头,挥手将厅中的其他人挥退。

    在厅中只剩下公子玉与昭常两人后,公子玉开口道:“先生有所不知,玉虽是越王的嫡长子,但是越王之位,恐怕也难以继承?!?br />
    昭常听见公子玉吐露心声,便没有继续装傻,而后若有所思的道:“公子是说公子蹄?”

    ps:这两天有事,只有一更,明日恢复两更